放大 缩小 默认

东西湖音乐人筹资拍摄音乐纪录片

为“三线建设者”父辈留住乡愁

编辑:东西湖区人民政府 | 作者:记者黄金 | 浏览次数:
发布日期:2016年9月30日

    “有幸回眸青春梦,犹闻工地爆破声。天南地北来会战,重逢已是白头翁。”
    9月26日,198名来自461电厂的三代人,聚集一堂讲述当年建厂的辛路历程,动情之处哽咽难语。
    这是《醉深情稠四六一》音乐纪录片首映式现场一幕。
    在上个世纪六十年代,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按照组织的要求,或携家带口或只身一人背井离乡远赴偏远山区,去建设一个“备战备荒为人民”的企业。这群人中有的是国家干部、有的是大学生、有的是复员军人、有的是知识青年,还有的是农民。
    这一去,不是一阵子,而是一辈子。
    “作为‘大三线’的子弟,对那一方水土,我们都有着别样的乡愁。”
    武汉音协理事、东西湖区文化馆的音乐专干万飞说,当父辈们都垂垂老矣、渐渐凋零时,离开从小长大的461电厂已经整整三十年的他和同学们一起决定为他们拍一部纪录片,“用现代音乐记录昔日的时光。”

“大三线子弟”的音乐反哺


    作为“大三线”的子弟,万飞在461电厂出生、长大。直到中学因父母工作调动才离开那个叫松木坪的小山坳。和他的同龄人一样,他的童年和少年最美最纯的记忆都留给了那里的山水。
    “461”是坐落在鄂西南大山深处的湖北省松木坪电厂的俗称。其“461”三个数字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备战备荒”时期这项秘密电力建设工程的图纸编号,而“4”这个数字代表机密。这座位于松滋与宜都交界处的鄂西南刘家场镇边的火电厂,周边均是以数字为代码的军工厂。
“我们当时都是湖北电力系统的业务尖子或学这项专业的大学生,按照组织要求从城市来到松木坪筹建火电厂。”
    曾经担任过461电厂党委书记的刘立人说,“当时条件极其艰苦,没有路,生产、生活物质就靠肩扛,没地方睡觉就搭芦席棚。”
    万飞的父亲万祥安,作为军人1967年复员即投入到四六一电厂的建设,后来担任该厂工会副主席。作为部队“毛泽东思想宣传队”一员的他,精于器乐并长于创作,这一天赋在他儿子身上得以秉承。
    “那是父亲他们这一代人挥洒汗水和热血的地方,是他们一生值得骄傲的事业。”
    就在今年初,万飞在一次同学会上和同学们畅谈起当年“461”孩提时代的往事,同学们纷纷让他提笔,为曾经的“461”创作一首歌曲,作为“大三线”子弟对故土的反哺。万飞当时并没有立刻应允。因为作为“大三线”的第二代,关于那一段特殊的历史,不是可以随便落笔的。一定要了解历史、刨析历史、尊重历史。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制作资金从何而来?
    当461电厂已故老书记胡慎之之子、万飞的同班同学胡威知道万飞的这些顾虑后,当即为他打气:资料可以搜集整理,资金他负责解决一部分。这一提议,也得到了国电集团松木坪电厂管理处领导及一些461子弟们的积极响应。461电厂的子弟张勇、荀国洪、张国芬等也纷纷拿出资金积极支持这件事情。
    有了这些支持,万飞有了底气。他即刻动手创作歌曲并奔赴武汉、荆州、宜昌、松滋等地搜集资料,之后他组建“461山窝窝”电声乐队并成立了一个规模不小的摄制组。这个团队完全利用周末或节假日展开歌曲MV的拍摄或对461电厂三代人进行采访。
    从策划到主创以及9月26日的音乐纪录片首映式,团队成员基本上全部来自461电厂老一辈人的后代,他们全部都不图回报,任劳任怨。万飞说,他就是想通过这样一种方式告诉世人,老一辈建设者们扎根山区,艰苦奋斗的创业、奉献精神仍然在他们的子孙后代身上得以体现和传承。这是我们这个时代最需要、最弥足珍贵的品质和内在力量,这也是这部纪录片要体现的深刻内涵。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无论时代如何发展,社会如何进步,我们对国家的忠诚、对事业的信仰初心未改、本色依旧!


老人们不能忘却的纪念


    “他们献完青春献终生,献完终生献子孙,虽然只是一个总装机容量为5万千瓦的小电厂,但是老一辈建设者们为当时的军工企业以及后来的葛洲坝水利枢纽工程所做出的历史贡献,是永远不可磨灭的。”
    纪录片撰稿人之一的夏永辉说:“四六一电厂厂小名气大,厂小贡献大、厂小志气大。”它为湖北电力工业输送了大批人才,被业内称为湖北电力工业的“黄埔军校”。
    26日的纪录片首映式没有放在461电厂所在的松木坪举行,而是选择在武汉市东西湖。万飞说,“改革开放特别是该厂关停后,老一辈电力建设者及其子女大都调往或分配到北京、武汉、四川、福建、江西、云南、广东等地电力系统,有些七八十岁的老人,已经不起崎岖山路的折腾,在武汉相聚会更便利些。”而一些在首映式上接受采访的老人纷纷感慨说:“我们要感谢我们的孩子们,他们没有忘记他们的父辈们曾经经历过的苦难辉煌。”
    万飞说,对这些已经年逾八旬的当年建设者来说,这次纪录片首映式上的相逢可能就是人生最后一次“战友”重逢。一些老人在分别时相拥而泣:再见“战友”,此生无憾矣!

一次来自民间的历史记忆拯救
 

    在音乐纪录片《醉深情稠四六一》同名主题歌中,万飞写道“一碗洛溪水,两行相思泪,三十八年风雨路,旧梦好珍贵。投身‘大三线',不怕苦和累,备战备荒为国防,心中无怨又无悔。”
    曾经的461电厂虽已不复存在,但精神犹存。万飞说:“一个厂、一首歌、一部片、一段历史、一种情怀、一腔热血。精神永恒,记忆永存!”
    “三线建设”是上世纪60年代中期,国家以战备为目的进行的一场大规模工业迁移。所谓“三线”是针对沿海的“一线”和中东部地区的“二线”而言,主要指我国的西南和西北地区。
    以距离沿海的远近,又有“大三线”和“小三线”之分。数百万的工人、干部、知识分子和官兵,在“备战备荒为人民”、“好人好马上三线”的号召下,从沿海西迁。
    三线工厂按照“山、散、洞”的建设要求,大多建设在远离城市的山坳之中。
    当年的三线建设者们的历史记忆,也有可能随着老人们的先后离世而被后人所遗忘。
    “对国防建设来说那就是一个代号,对我们这些三线子弟来讲,就是一段历史的记忆。”万飞说,“这部纪录片前后耗时八个月,从创作、音频制作、搜集和修复老照片到视频拍摄制作再到最后的首映式花费了近10万元的资金。大家都没有期望有任何的回报,只是希望用纪录片这样的形式将那一段不可磨灭的历史和父辈的艰难付出,用镜头真实地记录下来并留给我们的后人。”
    首映之后,这部纪录片的主题歌《醉深情稠四六一》将于今年国庆节前在中国各大主流视频网站和音乐网站以及官方微信平台上线。
    万飞的同班同学、同样来自“461”的陈岚说:“461”在时代里具有一定的典型性。在一个用代号标注的地域空间里,在个体记忆和历史叙事盘根错节时,当每一位个体或每一个家庭把真实、朴素的情感记录下来,这或许是对历史的一种补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