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大 缩小 默认

祖辈留下的“财产”要用活

脱贫致富,产业才是“定心丸”

编辑:王贝 | 作者:肖梓熠 沈雪莹 晏君 ?浏览次数:
来源:武汉临空港报 | 发布日期:2020年7月3日

       乐河村位于姚家集街西北部,紧邻大悟县,共有262户、1170人,其中劳力578人,不到总人数的一半,山场面积占总资源面积的一半,全村建档立卡贫困户42户,贫困人口81人,其中20名空巢老人身体状况差,听力、记忆力弱,缺乏主动脱贫能力。

       2015年,柏泉街道成立驻村扶贫工作队前往乐河村。如今,200亩油茶田、50亩绿茶地和即将收拢的50亩李子园,已经点燃了乐河村脱贫致富的“星星之火”。

       产业发展要看长远也要看效率

       从乐河村党群服务中心的小院子出来左转,一条单股道水泥路穿行在紧凑的村庄里,沿着水泥路一直往前,在第一个分叉口,可以看到分布在道路两侧的200亩油茶田,十来个村民正卷着裤腿在茶田里下肥。

       “上午下了场雨,现在趁晴,他们就抓紧下地了。”乐河村党支部书记乐胜才笑道。

       据乐胜才介绍,这一批油茶田是姚家集街在2017年批下的重大项目,于同年进苗下地,种了三年,终于长到了半腿高,如果不出意外,这一批油茶预计在2022年挂出油果榨油,而油茶的茶籽油在市场上的价格是50元至60元一斤,如果市场行情不错,价格还能再高上一些。

     “选择油茶的原因其实很简单,价值高、回报高,一旦开始挂果,之后和合作社进行加工合作,村集体收益将会远超过10万元。”乐胜才对此十分憧憬,似乎产业致富之路已经近在眼前。

        然而驻村扶贫队队员、柏泉城管所党支部书记肖勇却不这么想,相较乐胜才的乐观,他显得有些更加谨慎。

       “一株油茶树从种下去开始算,不出意外的一直生长下去也得六七年才能开始挂果榨油,如果还想提高品质,那还需要再培育几年,不断改进种植技术。换句话说,油茶的收益的确很不错,但真的要靠它脱贫致富,没个十年怎么敢想。”肖勇掰着手指头算了算,眉头皱得很紧,“去年和前年,村里还遭遇了干旱,油茶茶株干死了40%,虽然我们已经用最快速度换了新株,但这也意味着,这40%的油茶树是‘重头再来’。”

QQ截图20200703164411.jpg

工作队队员和贫困户一起为绿茶田除草。

       肖勇告诉记者,他是柏泉派驻过去的第三批扶贫干部,是在2018年3月14日到村的,他到村的时候,200亩油茶地已经开始种了。“但是这个项目是当地统一下批的扶贫项目。”肖勇一度愁得连觉也睡不好,油茶需要时间,可脱贫不能等,必须“另辟蹊径”。

       一天,肖勇在村里走访时,路过隔壁大悟县的绿茶梯田,高低错落的2000亩绿茶地长势极好,而就在这片绿茶梯田下面,却挨着一片光秃秃的荒地。

       “这片地是我们村的吗?”“是啊,但是是山地,不好开荒,就一直搁置了。”肖勇看着那50亩荒地,心里冒出了个想法——种绿茶。

       柏泉街有一个占地面积500亩的茶厂,茶源自唐代金台寺(现景德寺)寺院禅茶,是武汉本地珍稀老茶园。对茶叶颇有研究的肖勇回到柏泉,闷不吭声地跑去茶厂考察了一番,又跑去大悟茶园走访学习,随后他又马不停蹄走访了乐河村周边所有种茶的村落,耗时两个月,终于下了决心,50亩荒地开荒种绿茶,请贫困户返岗,打药100元一天,下肥90元一天。

       肖勇请来柏泉老茶园和大悟茶园的技术员,每月到乐河村绿茶地里实地指导贫困户种植,怎么下肥、茶株之间隔多少距离、茶沟挖多宽……两年来,从未落下一个月。

      “绿茶今年种下去第二年就能产茶,市面上一斤明前茶就能卖到500,一亩茶叶地最少也能产出4000元的纯收益。”2018年底,肖勇带着村民在紧靠大悟茶园的地方种下了第一片绿茶,到今年已经有了成效,“今年因为疫情收的不多,村民尝试往外卖了30斤,一斤600元,挣了一万多。”

       肖勇告诉记者,今年绿茶地还计划再辟出50亩,来年100亩绿茶地的嫩叶将统一收购卖给大悟茶园进行产品加工和外销。同时,引导贫困户“学以致用”采取生产奖补的方式,动员贫困群众到村集体种植的林果种植、油茶基地、绿茶基地等就业,形成生产带动就业、就业支持生产的良性循环。

       跨越两个世纪的李子园即将“复活”

       顺着村里的水泥路一直往上,经过一个水库,再往里会走进一片丛林密布的村湾深处,道路两侧是生长茂密的李子林,整片李子园约100亩,树梢上挂满了青青红红的李子。

       这片貌不起眼的李子园已存活了两个世纪之久,乐胜才告诉记者,村里年纪最大的老人已经接近90岁了,老人说在他的祖父辈时候,这片李子园就已经存在了,在那片湾子里大约住着100来户人家,每家都有那么几棵李子树,久而久之就形成了规模。

QQ截图20200703164621.jpg

工作队队员考察当地李子树。

      “以前村里人没出去的时候,都是各家打理各家的树,然后背出去卖,后来年轻人慢慢都外出务工,留在村里的人越来越少,逐渐也就没人管了,长成了一片野树林子。”乐胜才颇有些无奈。

      “到村子的第一天就听说这个李子园,我就上了心。这是村里祖辈留下的现成的‘财产’,不利用起来真的太浪费了。你就算种最好活的柑橘也得等上3年,这李子,只要稍微打理打理,一分钟都不用多等,直接可以产生营收。”肖勇如是说。

       关注李子园的不止肖勇,还有2019年3月替换来的工作队队长、柏泉农场副场长杨俊,作为搞农业的“专业人士”,杨俊一眼就判断出了这片李子园的价值。

      “以前的农户把李子背到周边的大悟、红安售卖,卖价是3元一斤。我仔细研究了一下这里的李子,有些酸,但李子味非常正宗,非常适合孕期妇女食用。好好的种植培育,再用优苗嫁接,打造成精品果,卖出10元一斤不是问题。”杨俊粗粗算过一遍。

        为了“复活”这个李子园,杨俊和肖勇两个人一拍即合,制定了一个“李子园休闲采摘”项目,项目得到了柏泉街扶贫工作队的高度认可,决定拨出30万的扶贫金用于乐河村李子园的前期清杂修整工作。“我们还需要一个‘投资人’,成立一个合作社把项目整个‘扶’起来。”肖勇想到了“能人回乡”这个概念。

      “能人回乡投资共同发展100亩李子果园,发展林果采摘项目,打造姚集‘乐河李子’品牌。每年带动贫困户就业不少于15人。”肖勇告诉记者,他走访了村里的每一户人家,询问家族中知否有在外事业有成,并且有意回乡投资生产的人。半年的走访,还真的被肖勇找出了两个人,经过方案比对、投资预估等等,最终决定了合伙人,目前正在与合伙人进行签约工作。

       据了解,李子园预计于今年下半年动工,整体工程期为2个月,初步的营收目标是一年为村集体带来最少6万元的纯收益,后期扩大果园规模,进一步打造果园定位,逐渐开发采摘、休闲、加工、参观等等衍生项目,预计将会成为乐河村未来的长期性主体产业。

       基础设施建设

       全面提升基础设施  他们有张“作战图”

     “田成方,林成网,渠相通,路相连,旱能浇,涝能排。”这是写在驻村扶贫队队长杨俊的笔记本里的一句话,这也是他开展扶贫工作以来,对乐河村的最大期望。

       乐河村党支部书记乐胜才介绍,由于乐河村地处丘林地带,位置偏远,交通不便,山场面积1170亩,占总面积一半。人均资源面积少,农业基础设施差,灌溉能力不足,遇持续干旱时灌溉农作物的能力不足,农户在自然风险与冲击下无力应付,农业生产收成主要“靠天收”,不仅严重影响产业发展和外出务工人员回乡创业,而且生活设施的缺乏对本地留守村民的日常生活也造成了较大的影响。

     “以前村里没有水泥路和路灯什么的,村民年纪大了,进进出出腿脚不方便,而且晚上还容易摔跤。”乐胜才对此十分忧心,但碍于村内经济情况并不乐观,也只能“望路兴叹”。

       2015年,柏泉驻村扶贫队带着资金和规划图“驻”进了乐河村,率先修出了一条大约2公里的水泥主路,从村头贯穿全村,路面光滑平整,村民用来出行的三轮车行驶在上面一点都不觉得颠簸。

     “通路、路灯、旱厕拆除、公厕建造……我们有一个作战表,对村里的改造都是挂图作战,完成一项销一项。”杨俊的“作战图”已经更新过好几轮了,薄薄一张纸上全都是水性笔勾画的痕迹。

       据杨俊粗略统计,自柏泉街道精准扶贫以来,陆续投入超50万元,与乐河村村委会共同在不搬迁合并的村湾新增路灯137盏,修建文化广场2处及安装配套健身器材,修建塘堰12处,全村修建公厕10座,修建水泥公路6公里,修建沟渠600米,增加变压器1台。

       2019年5月份卢家田湾一农户反映沟渠损毁严重,“村里灌溉能力有限,抗旱能力弱,沟渠的损毁无异于直接毁了当季的农业种植,在农村是比较严重的事情。”乐胜才回忆,在收到反映后,工作队当天组织了人员进行现场勘查,不到三天就组织了维修队和机械对沟渠进行了简单的修复。

     “卢家田湾、卢家岗、张家岗和乐家河这四个村湾的沟渠排涝防旱能力还仍有不足,虽然我们都给他们做过临时修复,但是治标不治本还是不行的。”杨俊拿出一份2020年工作计划,其中清楚写明柏泉街和乐河村将联合投资约110万元对四个地方的沟渠、洼塘和道路进行全面提档升级。

        杨俊表示,基础设施建设是决胜脱贫攻坚战的基础,也是改善民生的迫切需求。自全面打响脱贫攻坚决胜战以来,柏泉街道紧紧围绕“3+1”冲刺清零目标,瞄准脱贫攻坚发力点,挂图作战、倒排工期、多措并举,重点推进精准贫困村道路交通、安全饮水、安全住房、公共服务等基础设施建设,全面补齐短板弱项,群众的生产生活条件得到了极大改善。

        故事

        贫困户卢正喜:搬新房、买新车,向幸福出发!

        6月22日下午两点多,柏泉街农服中心书记、前驻村扶贫队队员范卫东拎着米面粮油“悄悄”推开一扇铁门,拍了拍正背对大门、正在整理车棚的乐河村村民卢正喜的肩膀,卢正喜回头,熟稔地笑了笑,然后钻进屋抱了个大西瓜出来,招呼着范卫东进来吃。

      “他现在看到我一点都不惊喜了,亏得我特地过来跟他一块过端午。”范卫东悄声向记者“抱怨”,却听卢正喜递过来一片西瓜笑道:“你天天往我这里跑,我听脚步声就知道是你。”

       据了解,乐河村全村建档立卡贫困户42户,边缘户3户,东西湖区柏泉街道为了加大扶贫力度,深入贫困户生活的方方面面,选出了45位街道干部和乐河村45户村民结“穷亲戚”,一人包一户,而范卫东包保的对象就是38岁的贫困户卢正喜。

      “别看卢正喜年轻,可是他是天生的腿脚残疾,劳动能力非常有限。”范卫东原先就在村里驻扎扶贫,2018年受组织调动回到柏泉街农服中心继续工作,但他的扶贫工作却始终没有结束,“我原来在村里,天天都来他家,现在也是至少半个月来一趟,时间允许就多来几趟。”

       范卫东告诉记者,在柏泉街道扶贫工作队入驻黄陂区姚家集镇乐河村前,卢正喜都过着上顿不接下顿的“饥荒”日子。1982年出生的他先天左脚残疾,父亲在他13岁那年离世,母亲随后改嫁,家中两个妹妹与他相依为命,为了生存,他只能带着妹妹进城务工。

      “大概有十来年,在城里居无定所,四处流浪,卖力气的活什么都干,扛水泥、搬砖,还给人家开小三轮运东西。一个月没日没夜干活,情况好的时候一个月勉强能有1000块,但是我下面还养着两个妹妹呢,口粮都不够。后来妹妹长大、工作、嫁人,我也有了孩子,才回来守着老屋过。”卢正喜回忆过去,目光却在客厅里逡巡着,洁白的瓷砖,开着门的洗手间里摆放着崭新的洗衣机,上面贴着的红色剪纸格外喜庆,这是他曾经做梦都不敢想的环境。

       范卫东坐在屋里凌空指了个方向:“他家老屋原来在那个地方,两个土坯平房,屋顶的几片瓦都算是奢侈品,所有的家具就一张木桌子,孩子睡觉是用破门板搭的。下雨的时候,外面大雨里面下小雨,半夜醒来,屋里的积水没过膝盖,鞋子衣服都在水上。”

       这样穷困潦倒的日子直至2015年东西湖区柏泉街道扶贫工作队的到来才改变。工作队通过走访调查,摸清卢正喜家庭情况,主动牵头为他申报危房改造计划,并申请柏泉街道扶贫专项基金为卢正喜建房兜底,日夜兼程,在2个月时间内保质保量,完成了新房建造工作。

       解决了住房问题后,工作队又立即为卢正喜申请低保补助,保障他和孩子的基本生活。随着村里的扶贫产业和基础设施建设工程启动,卢正喜开始有了更多的工作机会,到油茶地上干活、为村民开小三轮送东西、帮基础设施工程挖地扛水泥,赚钱打工与照顾家庭两不误。

       卢正喜打工时,儿子齐齐就成了扶贫工作队员们的“香饽饽”。队员们有的为齐齐批改作业,有的招呼齐齐吃饭,有的接送齐齐上下学。范卫东每回看到齐齐,都要把他揽在怀里连声叫“儿子”,掂掂他最近长肉了没有,再问问学业如何,仿佛自己是他的第二个父亲。

      “我有工作,孩子有书读,这种生活真的让我非常感激。”卢正喜通过扶贫工作队的帮助,现在收入比从前的高了2倍多,有了积蓄,他最近贷款买台新三轮车,做起了村里的接驳业务,日子正如他新车车头上贴的那句话:向幸福生活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