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大 缩小 默认

把床位留在家中让医生即时服务 互联网+居家医养项目登央视舞台

临空港海归创业者获500万投资意向

编辑:东西湖区人民政府 | 浏览次数:
发布日期:2016年9月29日

    老人在家时一个按键,就能立即向社区医生求助;通过穿戴设备和互联网设施,社区医生可及时掌握其生命指征;类似“滴滴打车”的操作,就能在平台上预约有医护基础的家政人员。
    临空港80后海归张凯,登上央视《创业英雄汇》的舞台,用“把床位留在家庭”的居家医养创业项目,吸引了3位“大咖”共千万的投资青睐。最终成功“牵手”,签订500万元投资合作意向书。

项目前景受投资人青睐
    9月9日,张凯的亲友通过央视《创业英雄汇》栏目,欣喜看到张凯同协力投资合伙人签订了500万元合作意向书。
    34岁的张凯来自武汉临空港,目前任职于家族开办的惠姓医院。几年耕耘下,一个仅200平米的“小医院”已成为拥有4个分部的社区医院,辐射常青花园、金银湖等片区。在长期调查下,他发现目前空巢老人、大病出院康复老人、半失能和失智老人日益增多,单纯的医学治疗或单纯的护工照料已不能解决问题。在考察国内外居家养护案例后,他决定利用互联网+的思路去创办一个居家养老服务中心。他希望融资700万元,出让10%的股价。
    节目现场,张凯母亲表露,她曾十分反对儿子“折腾”,希望儿子过比自己舒适的人生。回忆三十几年创业路,十分艰辛。她曾记得一年过年,因资金紧张,只得东拼西凑地发放员工工资。最后她的兜里只剩十几元,靠方便面过了一个春节。如今看到儿子的成果,很欣慰,也希望儿子能获得青睐。
    经现场投票后,3位资深投资人表露兴趣。协力投资有500万元投资意向,合伙人陈妍芝认为惠姓医院有线下点位和连锁的优势,因而该项目有辐射可能。博得创富董事长周志轩认为,该项目以“医”带“养”,充分互动,希望投资400万元。泰山天使希望投资150万元。
    国务院参事室特邀研究员姚景源评价:“养老项目有广阔的发展空间。”
    经过深思熟虑,张凯最终选择出资最高的协力,与其现场签订投资意向书。

日本考察获启发
    2002年赴日留学到2013年工作,在5年金融学习和6年金融投资经验的沉淀中,张凯思考国内的投资项目产生的问题,并逐渐产生了创业想法。“靠地产收益发展的项目或许只是昙花。什么样的项目能聚焦服务收益,获得长远发展?”期间现实事件的冲击,给予了他具体的灵感。
    2011年日本福岛“311”地震,让张凯感受到生命的脆弱。一位好友的父母在这场灾难中不幸丧生,没能继续行孝成了好友永远的遗憾。树欲静而风不止,张凯觉得老人只有在家人们的陪伴下才能更幸福,孩子们只有回到父母的身边才能更安心。
    正在此时,张凯认识了日本一位运营多家养老院的朋友。应这位朋友的邀请,张凯带着母亲前往参观。“去之前,我问妈妈‘等你老了把你送进养老院好不好’,她说‘你怎么舍得把我送去啊’。参观之后,妈妈说,‘你如果真的孝顺,以后就把我送到这样的地方来。’”
    张凯和妈妈看到,养老院整体采用暖色调墙面,用淡橙、粉红、清绿等不同颜色作了功能分区。“适老化”设计细节渗透到各方面,连不起眼的洗手间都考虑周全:使用防滑材料的地板;采用缩门,不占用空间,防止开关门时进出不便;马桶带有警报器功能。在院期间,老人一旦生病,就能及时在养老院内的“小医院”就诊,上转大医院也十分方便。各个社会组织会严格按照帮扶准则,针对特定对象进行精准帮助。同时,养老院有严密的安保措施,没有特殊许可不可入内,不许学习人员拍照,保护老人的安全及隐私。
    “在这里,我觉得老人不再是‘等死’,而是‘有尊严地活着’。”张凯说,他曾见过国内部分养老院,装修大多呈两个极端,要么“金碧辉煌”,虽豪华却不温馨,要么基础设施较落后,老人生活存在极大不便。保护老人隐私的概念也较为模糊。
    如何为老人提供服务,让他们在生命的最后阶段有质量、有尊严地生活,这或许是其中一条路。“我想,如果家中也能有日本‘养老院’的体验就更好了。”张凯说。

治疗养护“两张皮”
    由于父母高血糖、高血压等老年基础病逐渐显现,念及家人安全的张凯于2013年回到武汉,担任该日本一家公司的驻汉海外市场部部长。2014年10月,张凯顾及到父母的身体,在他们的提议下辞职接管惠姓医院。
    当时,医院总人数仅不到10人,面积也仅200多平米。张凯引入国外社区医疗的管理方式,制定了充分调动员工积极的薪酬制度,以及供周边患者提供连续性服务的电子病例管理制度。与此同时,根据社区具体特点,他将中医理疗科的规模扩大,康复理疗、针灸、按摩都有涉及。将DR放射设备、多普勒彩超机等中高端医疗设备引入医院,方便病人检测。
    目前,惠姓医院已扩大为2000平方,可容纳45张床位。增设惠姓诊所及门诊部,管理1家社区服务中心。
可这时,一位70岁患者的话语却让张凯心里为之一颤。“婆婆一个人住在美联,子女不在身边。她说‘每当下午五六点的时候心痛得不行,可没人能帮我。’”张凯看着婆婆没落的神色十分心酸。
    家住马池中路的徐萍是一名80岁中风瘫痪患者的儿媳。她说,原先婆婆有170斤重,为婆婆翻身十分困难,看病不容易日常护理更困难重重。
这让张凯意识到,老人的医疗治疗和服务仍处于“两张皮”的状态。仅仅靠提高医疗服务质量已经不能满足老人和家属的需求,他曾经思考的“家中有养老院”的体验或许才能解决这一矛盾。
    在常青花园社区发出一千余份调查问卷后,张凯发现,居民对住养老院接受程度不高,但对居家养老的意愿突出。他决定,以现有的四家社区医院为支点,医养结合,建立居家养老服务中心。

“互联网+”做粘合剂
    随着医疗改革不断推进,小病在社区、大病进医院、康复回社区的分级诊疗将日益推行。“互联网+”也将普遍运用于医疗领域。
    在张凯的构想中,“两张皮”应紧密贴合起来。医生、护士、药师、康复师、理疗师、看护、社工、私人健康管家的团队,能为空巢老人、大病出院康复老人、半失能和失智老人提供上门服务。家中将安装一系列互联网设备:电子自动床为老人翻身;老人如厕20分钟为起身就会有智能警报;穿戴设备能将实时身体指征传递传递到医生和子女的手机。同时,一些具备医疗护理经验的家政人员将被纳入平台,老人和家属可通过类似“滴滴打车”的模式,预约服务。
    “正在常青花园游泳池旁筹备的‘互联网+居家医养服务中心’将逐步实现构想。”张凯说,他也面临一些困惑。《中国老龄事业发展报告(2013)》蓝皮书显示,截至2012年底,失能老年人口3600万人,慢性病患病老年人口0.97亿人,空巢老年人口0.99亿人。《北京养老产业发展报告(2016)》蓝皮书显示,老年人对居家养老服务的知晓率、使用率和需求率都处在较低水平。巨大的数字差需要人们去填补这一鸿沟,他希望能有更多人知晓居家养老服务,也有更多“80后”、“90后”能加入服务的队伍中,“老吾老以及人之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