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大 缩小 默认

春节寻访非遗年味·品味传统文化之美

编辑:王贝 | 浏览次数:
来源:武汉临空港报 | 发布日期:2021年2月20日

文/图 记者沈雪莹 彭劲松 周玉微

       年味是美食,是牵挂,是祝福,更是文化。在年俗文化传承中,一代代人将传统文化和传统技艺薪火相传。又是一年新春,融媒体中心联合区文化馆展示介绍东西湖的区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共同品味文化传承之美。

       [古老国漆技艺   焕发现代光泽]

Still0201_00012.jpg

“多子多福”茶台。

       已有74岁高龄的余继先老师是武汉国漆技艺的第三代传人。为了在春节前制作完成一方喜庆吉祥的茶台,他冒着小雨匆匆从家里赶来制漆工厂。

       这项名为“武汉国漆精致技艺”已被列入湖北省及武汉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经精制加工漆涂饰的作品,不仅有家居家具等大件,还有茶具、摆件、手镯、耳环等各色漆器文创小件产品,无不色泽鲜艳、光泽典雅。军运会期间,为外宾们准备的国礼就是武汉漆艺定制茶具。

       要做原汁原味的国漆,就要按照制漆的传统步骤严格执行。第一步选料就要“过五关”——观色、察艳、闻味、试坯、测燥。“好漆的特点是‘好漆似清油,照进美人头,摇动虎斑色,提起钓鱼钩’。”余老师一边选着材料,一边向记者介绍。

国漆技艺传承人余继先.png

国漆技艺传承人余继先。

       待料选好,按需求比例配好的漆料倒入直径2米、高1米、容量2吨的特制杉木灌稍盆中,余继先拿着与他身高相近的搅漆耙,反复搅拌盆中的漆。金灿灿的生漆翻涌至漆面,在氧化的黑色漆中荡漾开来,琥珀色的涟漪渐渐扩大,又似焦糖在缓缓融化。“漆原本是乳白色,氧化之后逐渐变深,只有均匀搅拌才能让光泽度提升。”

       当盆中的漆料搅拌均匀,余继先的脸也红润了许多,这样的工序需要大量的体力,而他一干就是大半辈子。

武汉国漆.jpg

     “现在,我要开始过滤盆里的漆。”余继先将原漆倒入用麻布和棉布做的滤漆布中,再叫上一个伙计搭把手,在绞漆车上不断拧紧盛着漆的过滤布。两人正反方向多次扭挤,直到将全部漆液过滤出来。由于人手的承重力有限,过滤麻布及棉布面积只能有0.5平方米左右,一次只能过滤约5-8公斤漆液。

       过滤好的漆液,色泽光润,流动性强,就像刚刚现磨出来的芝麻酱。粗滤后的漆将转移进搅拌机中进行脱水搅拌,再用天然的植物油按照需求添加,用于调节光泽度与粘稠度。最后,再上一次绞漆车,进行精细过滤。

整个制漆过程需要几个小时,全程都需人工参与,来不得一点马虎。“我做漆已经是一种条件反射,看一眼、闻一下就知道漆做得好不好。”余继先用瓶子接了一些刚做好的国漆,这便是他制作茶台的材料了。

      “莲蓬有多子多福的好彩头,我就画个蜻蜓与莲蓬吧!”拾起画笔,余继先在制作好的漆板上勾绘起来,朱红色的底明艳喜庆,在灯光下光洁柔润。不一会儿,一只莲蓬的轮廓出现,旁边的蜻蜓像是早已等候多时一般,期待着新一年的开始。

       看着新做好的茶台与之前做的漆器物件,余老师微微一笑,脸上的皱纹舒展开去,“我希望更多的年轻人能对我们国漆感兴趣,把这个非遗文化传下去。”

       [葫芦上作画,值得收藏的艺术品]

       武汉葫芦烙画是东西湖区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之一,葫芦烙画非遗传承人王一民的工作室迎新年的装饰看起来十分喜庆,门口的福字格外醒目。30平方米的工作室内,陈列着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葫芦,大的有半人高,小的只有纽扣大小。工作台上,王一民正拿着一个巴掌大的葫芦细细描摹,听到来人的脚步声,他没有抬头,始终盯着手上的电烙笔,用热情又洪亮的声音招呼着,“你们等一下,我描完就来!”

陈列架上各式各样的葫芦.jpg

陈列架上各式各样的葫芦。

       葫芦烙画源于西汉,复兴于明代和清代,传到现在已形成了其独有的、完整的工艺体系。王一民在传统的烙画形式上,革新了创作工具,新增了创作技法。

     “牛气冲天”是王一民为新年到来创作的作品,“想着今年是牛年,又是在疫情的背景下,牛气冲天就是要大家有信心一起过好这个年!”他选择的这头牛来历不一般,牛的造型源自艺术大师韩美林。为了表现出斗志昂扬的气势,王一民在葫芦选择上也下了一番功夫。

       在王一民的竹筐里,收集了各种奇形怪状的葫,长的似木棍,曲的似盘龙,胖的似酒壶,小的似纽扣……

王一民与他的作品“牛气冲天”.jpg

王一民与他的作品“牛气冲天”。

       这些葫芦都是王一民从商家那里淘来的,为保证作品的稳定性,两年以上的老葫芦皮质紧密细致,是王一民的不二之选。选好了葫芦,就要根据葫芦的天然形状,依势走笔,将牛的形态与葫芦的天然造型融为一体。与在平面的画布上相比,在葫芦的起伏往往更能使作品变得独特,富有生命力。牛的头要精神,必须画在凸面,展现出饱满奋起的精神;牛的身体要健硕有力,葫芦下半部分的大面积弧形正是展现的好位置。

       底稿完成,牛的大致模样已成型。王一民再用烙画笔在葫芦上根据底稿勾线,只有把握好烙画笔(烙铁)的温度和力度,一气呵成才能勾画出深浅不一,粗细不同,流畅细腻的线条来。

QQ截图20210220103031.jpg

       王一民告诉记者,最古老是用榆木树皮做成的香进行烫画,随着社会的发展,工具也在进步,葫芦烙画的工艺也在不断变化。“希望通过传统与现代的技术相结合,不断创新,让非遗文化迸发出新活力。”

       勾线完成后,王一民继续用烙、刻、刮、押等手法加强画面的细节体现。利用烙画笔的温度变化在葫芦上勾画和渲染,形成深度不同的明暗对比。深色的牛脊背强壮,浅色的牛腹光滑,一深一浅之间让牛的神气形态直逼眼前。

       看着做好的牛年葫芦,王一民满意地落款、刻印。“好的作品,我希望能传承下去。”葫芦烙画传到王一民,已是第三代,他的新年愿望也与这手中的葫芦烙画分不开。“今年,我一定会攻克葫芦烙画抗氧化的保存难题,让这门手艺、这种艺术被人们继承与流传。”

       [巧手巧思,小小风筝寄托美好寓意]

       春节就地过年,人在异地,但心依旧牵挂着远方的家人,游子们就像天上的风筝,无论飞多高,线始终系在家里。东西湖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中,有一项就是微型风筝。

微型风筝作品.jpg

微型风筝作品。

       节前,记者来到微型风筝第三代非遗传承人王建红家中,她一边做着风筝,一边给记者分享着她与父亲之间的趣事。

      “一到过年,我就特别怀念我的父亲。”王建红的老师便是她的父亲王三德先生,曾担任国家级风筝裁判,并参加过国际风筝比赛荣获过金奖、银奖,从微型风筝到超大型风筝,都是他的拿手绝活。“我父亲是个心灵手巧的人,除了风筝,过年还会给我们做宫灯,捏面塑,没有哪个小孩不羡慕。”往昔的记忆扑面而来,王建红的灵感也随之产生。“我的年味与我的父亲密不可分,那我就做个‘福寿双全’祝所有的父母福寿安康。”

王建红将彩带捋顺.jpg

王建红将彩带捋顺。

       王建红用笔悉心描绘,不一会一只憨态可掬的小蝙蝠跃然纸上。蝙蝠在传统文化中是“福气”的象征,而蝙蝠翅膀上的两颗寿桃,则是“长寿”的寓意。

       画好了纸面,接下来就要扎架子。在架子的选材上可有大学问,要选用韧直且长的老竹,煮上6个小时,再每天换水,泡上整整一年,这样做出来的风筝才柔韧稳当。“我父亲还做过指甲盖大小的风筝,那个骨架要比头发丝还细。”王建红根据“粗竖细横”的原则粘好横竖骨架,交错的竹篾刚好组成一个“王”字,像这样的风筝就称为“王字”风筝。

微型风筝.jpg

       待骨架的胶水干透,王建红将“福寿双全”的纸面与支架穿起来,连接处涂上白乳胶固定好。最后,在风筝身子上加一个彩带做尾巴,如此,一个彩色的微型风筝就做好了。

       刚做好的风筝,就可以立刻进行试飞。在室内,王建红将风筝线绑在一根40厘米左右木棍上,手腕用巧劲一挥,这只小小的风筝便舞动起来,在室内上方盘旋。“在室外去放,这只风筝飞个几十米高都不成问题。”王建红笑着说。

        一只小小的微型风筝,承载着儿女对父母深深的思念。新年过后便是春天,王建红的新年愿望是在这个春天家人平安健康,团团圆圆,一起乘着东风放纸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