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大 缩小 默认

祁东街戏剧角:草根剧团的午后时光

编辑:东西湖区人民政府 | 浏览次数:
发布日期:2016年9月29日

常言道“大暑小暑,上蒸下煮”,意思是暑期湿热难耐,干啥都不舒服。而大暑当天午后,东西湖区祁东街的小花园里,上百名中老年人分享的戏剧盛宴却乐趣无穷,廊道里、小街边都挤满站满了观众。

对住在周遭的年轻人来说,祁东街戏剧角可以熟悉到无视。不过,一旦因雨雪影响无法演出,整个吴家山的老年戏迷却会闷到难受——在他们眼里,这道午后2点到4点的街头盛景,一天都不能少。团长杜文华记得很清楚,这是剧团落地吴家山第7个年头。

48岁的杜文华是戏迷眼里的英俊小生,16岁进入班子,一唱就是32年。剧团正规名号是黄陂青年楚剧团,辗转落地几年下来,人员从50多变成了20多,但戏还要继续唱下去。

流离街头,本色未改。演员化妆一丝不苟,随身行头一个不少,伴奏扩音一如舞台——祁东街常态专业级“挂衣”街演,堪称大武汉唯一一处。

没有舞台、没有灯光,没有围墙、没有门票,更没有座次,这个被大树与绿篱围就的所在,魔力般圈住了吴家山戏迷的心。一般戏至高潮,主演或极速念白、或仰天悲号,戏迷们就纷纷起身,把零钞放进舞台正前方的泡沫箱里。这些零散的打赏,正是楚剧班子赖以生存的财务来源。

大暑当天,戏班子表演的全本剧《灵堂抢亲》唱词精彩,大意是穷书生皮家因为欠债,被财主催债引发的悲喜故事。财主坐在“舞台”上的那把木椅,每个腿脚都用木头接了又接,是剧团历史的物证。

虽几经辗转,人员流失,班子仍有50多部保留剧目随手拈来,逢上大事还能临时编剧推出新本子,也就是说,一年演下来根本不重样。剧团与时俱进,唱段里常常引入现代色彩,语言系统通俗入时。比如财主在《灵堂抢亲》里指责皮公子“欠债很久不还,你就是‘钉子户’!”

班子里年纪最长者是70岁的导演兼演员叶宝南,他14岁考进黄陂戏剧学校,起初想唱小生,因身高不够而放弃。他自称科班出身、是见过世面的人。上世纪90年代,他曾随剧团应邀到上海、北京等地演出。现在,老人身手矫健,翻筋头轻松自如。多年来,大到导演、剧务,小到演出日志,均由他一手操办。

记得班子辉煌历史的不止是叶宝南。楚剧团当年送戏下乡,上过湖北日报、上过中央电视台。这几年的农历正月二月,剧团仍有乡镇巡演的接单。关于未来,大家似乎没有展望的喜悦,而更在乎当下。能在吴家山扎根,继续用楚剧娱乐民众,跟众多老年戏迷享受午后时光,不正是草根的快乐梦想吗?